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泪目,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收到了一封特殊来信!

[复制链接]

40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0586
发表于 2020-2-4 12:26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" 过年前夕,武汉爆发了‘新型冠状病毒’,妈妈爸爸在讨论之后决定过年不出去旅游了,我表示很痛苦。后来妈妈自愿去支援武汉,我心想,全上海这么多护士,她基本去不了。但她接到通知要走了,年夜饭才吃了几口菜,这个决定也太快了。但现在我能够接受妈妈的做法,因为她去武汉是去救一条条鲜红的生命…… "



受访者供图
这是 12 岁的魏诚给身处武汉救援一线的妈妈写的一封信。虽然很想念妈妈,但魏诚说,妈妈在武汉支援,他应该 " 长大一点 ",懂事一点,在家好好学习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。不过,最后魏诚还是露出了 " 孩子气 " 的一面,他在信中写道:" 这样妈妈回来后,才能高高兴兴地带我出去玩。"
魏诚的妈妈冯亮是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专业病房的护士长,作为上海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成员,如今的她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,救治一些危重症的病人。
接受《新民周刊》采访时,冯亮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疲惫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儿子的信," 今天虽然休息,但去帮忙同事接收了一批援助物资,刚刚忙完 "。



没有犹豫,因为武汉需要我们
冯亮是在小年夜的下午四点半,看到群里征集援助武汉志愿者的信息。" 我当时知道武汉因为这次疫情已经封城了,等于到了一个挺严重的状态,肯定缺大量的医生护士。" 冯亮的第一反应就是 " 我要去 ",她立即征询了身边老公的意见," 我老公当时可能还不清楚疫情的具体程度,就让我去了 "。
从接到通知到截止报名只有短短半个小时,而当时医院已经处于放假的状态,冯亮觉得有人可能没有及时看到信息,她预感自己会被选上。于是当晚,她就去超市买了一些速冻食物囤着。她又分别去了妈妈和姨妈家,给他们送了一些准备的年夜饭菜和红包,并交代了一下情况。
果然,第二天,冯亮就接到了领导的电话,让她准备一下,但具体出发时间未定。她赶紧收拾了行李。晚上 6 点多,原本定好在饭店吃年夜饭的一家人才刚到齐,冯亮就又接到了马上要出发的电话。简单打过招呼后,她匆匆吃了两口冷菜,便赶回家中。



受访者供图
当晚,由 136 名医护人员组成的上海首批医疗队正式从虹桥机场出发。
2003 年非典时,冯亮还是个刚刚参加工作近一年的小护士,并没有机会参与到一线的救援工作。但因为是第一次经历这么重大的疫情,她至今仍保留着当时医院发的一个厚厚的棉布口罩," 而这次我有机会可以去了,作为医护人员,就是本能的反应,没有犹豫过。尤其是看到武汉的同行很辛苦,觉得他们需要我们 "。
冯亮的老公倒是有些 " 后悔 " 了。" 大年夜他就问我能不能不要去。" 冯亮说,其实老公只是担心她,全家人都非常支持她的决定," 老公还跟我保证,我在前线支援,他搞好家里的后勤保障,照顾好两个孩子,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"。



我们坚持一下,绝不降低护理标准
到达武汉宾馆全部安顿好已是 1 月 25 日早上 5 点。当天冯亮被排到了晚班,原本是晚上 12 点交接班,但因为到岗第一天需要熟悉流程和环境,晚上 10 点,冯亮和同班的同事就到了医院。本地的护士简单地介绍了病区的情况和操作规范,换上防护服的冯亮就正式接手了。
冯亮告诉记者,来武汉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医院有超负荷工作的情况," 像给我们指导的护士,白天也在新建的病区帮忙,晚上又和我们一起上了夜班,等于是没有休息 "。
起初,冯亮他们是按照上海的方式是采用三班倒,但后来大家觉得,这样的疲劳战不能长久,就对排班进行了调整。
" 我们这里暂时是 6 个小时一班,分成 4 班,每班进到病房直接护理病人的有 8 个人。外围的话晚上有两个,白天保证三四个。" 冯亮说," 后来领导建议能不能换成 4 个小时一班,怕我们在里面时间太长。但问题是物资其实还是比较紧张的,如果增加班次等于要多 16 套防护装备。因为我们不可能减少每班的人数,不然护理质量肯定就达不到上海对护理病人的质量的要求。"
冯亮告诉记者,危重病房里没有护工,病人所有的治疗和吃喝拉撒都是由护士来承担,很多病人还伴有腹泻的症状," 我不可能一边帮病人做治疗,一边再给他倒扁马桶,这样也不符合无菌的原则 "。



冯亮在病房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受访者供图
虽然在冯亮负责的病区,物资并没有网传的那么紧缺,更没有到了需要医护人员自己 diy 护具的地步," 那些都是谣言,如果没有正规的防护服,医院也不会让我们进病房的 ",但其实物资还是相对有限的。
" 因为我们面对的病人病情比较重,进去的护理人员比较多,物资就会比其他地方消耗多一些。" 冯亮说,虽然中间可以从病房出来,但这样就浪费一套防护服了," 工作的六个小时,我们基本上是不喝水的,可以坚持不出病房 "。



长时间戴着护目镜,在医护人员的鼻梁和面部留下了深深的压痕,甚至是压伤图片来源于网络
事实上,穿着厚实的防护服,戴着口罩、帽子、护目镜是非常闷热的。" 光是穿脱就要一些时间,很多照片里医护人员脸上的压痕也都是经常会有的,我们叫它压创。" 冯亮说,尤其是男孩子更容易出汗," 我们一个男同事,下了班,汗水是可以直接从鞋子里倒出来的 "。
也正是因为有了充分的防护,至今,上海医疗队所在的病区并无一例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。



而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,冯亮说,每当看着危重病区的患者有好转转出,是他们最欣慰的时刻," 就是在心里觉得我们的付出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"。



不愿和家里通话,怕情绪绷不住
来武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,冯亮说,只和家里打过一次视频电话,平时更多是通过文字和家里联系," 就是比较想小孩,打电话的话可能会有一点点情绪上的失控 "。
某天工作间隙,同班的男护士问冯亮回去后第一件事想做什么,她脱口而出:" 抱着儿子狂亲一顿。" 但转念一想,又不行,还得隔离一段时间。冯亮说,当时说到这里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," 这个话题就没有继续下去,因为不能哭,护目镜会起雾,而且流眼泪的话,也可能会有污染。"



冯亮的小儿子魏鸿也会做事了,给太太热饭,喂太太喝水受访者供图
后来冯亮在吃饭的时候,继续了这个话题,她问了那个男同事他回去第一件事要做什么。" 他回答我说想去吃火锅,因为吃火锅的时候是比较热闹的,就是一堆人围在一起,有吃年夜饭的感觉。其实我觉得他也是有点想家了。" 说到此处,冯亮有些哽咽。
稳定了情绪之后,冯亮又聊回了工作。她说,之后他们会研究出更合理的排班,来保证医护人员足够的休息," 只有我们休息好了,才能更好地护理病人 "。
采访结束的当天,冯亮给记者发来了微信,她说儿子的信后来她看了," 感觉他长大了,希望他会理解我的行为,也希望我的行为能引发他对未来的思考,学习是为了什么,将来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"。
两个儿子录了视频让冯亮放心
" 有了这样的榜样,魏诚和魏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。" 记者给冯亮回了微信。
栏目主编:顾万全 本文作者:新民周刊 应琛 文字编辑:卢晓川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咨询热线
13094960033

微信扫一扫,0511.net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